国六排放标准提前来袭

来源:网上车市 2018-05-25 09:55

近年来,汽车尾气治理力度不断加大。按照生态环境部的计划,我国将于2020年7月1日对轻型车强制执行国六排放标准。不过近一段时间以来,有部分地区准备先于环保部计划,提前执行国六排放标准。据业内人士透露,不排除其他城市出台类似地方性政策的可能。

  ♦ 深圳、广州提前执行国六

  5月7日,广州市环境保护局官网发布《关于轻型汽车执行第六阶段国家机动车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的通告(征求意见稿)》,提出计划于2019年1月1日起对新车和外地转入的轻型汽车实施国六排放标准。这意味着自明年起,不符合国六标准的轻型汽车将不能在广州注册登记或转入。

  在执行排放新规方面,还有比广州市更积极的地区。3月29日,深圳市发布了《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和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关于轻型汽车执行第六阶段国家机动车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国六)的通告(征求意见稿)》。通告中规定,从2018年7月1日起,深圳市销售、注册和转入的轻型柴油汽车应当符合国六标准;从2019年1月1日起,深圳市销售、注册和转入的轻型汽油汽车应当符合国六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与深圳提前实施轻型汽柴油车国六标准一样,此次广州国六排放标准也越过了国六a,直接施行更严格的国六b限值要求。按照国家环保部2016年制定的计划,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采用分步实施的方式,设置国六a和国六b两个排放限值方案,分别于2020年和2023年实施。也就是说,地区执行新排放标准的时间比国家要求提前了4年。

  ♦ 国六标准堪称史上最严

  部分地区先于国家要求执行更严格的排放标准,与空气质量的不断恶化不无关系。近年来,我国主要城市空气质量不断下降,尽管围绕提高空气质量的各种措施在不断施行,但即便如此,人们仍然在雾霾环绕的城市中戴着口罩“自强不吸”。5月14日,北京市环保局发布了新一轮细颗粒物(PM2.5)来源解析研究成果。研究表明,北京市2017年PM2.5的平均浓度为58μg/m3,主要来源中北京本地排放占2/3,区域传输占1/3。本地排放贡献中,移动源、扬尘源、工业源、生活面源分别占45%、16%、12%、12%,在移动源中在京行驶的柴油车贡献最大。所以,对汽车“下狠手”显然有必要。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新标准是对现行《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GB18352.5-2013)的升级。和现行标准相比,不同主要集中在以下几方面。首先是测试程序要求不同。试验车辆的质量要求和道路载荷设定直接影响车辆的油耗和排放表现,国六标准用更加严格的测试要求,例如提高试验车辆的重量,要求轮胎规格必须与量产车一致等。另外,与国五阶段汽柴油车采用不同的限值相比,国六标准根据燃料中立原则,对汽柴油车采用了相同的限值要求。其次,测试循环不同。从国五标准的NEDC循环变为WLTC循环,工况(速度)曲线瞬态变化明显,最高速度达到131km/h,对车辆的冷启动、加减速及高速大负荷状态下的排放进行了全面考核,覆盖了更大的发动机工作范围,对车辆的排放控制性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国六排放标准对车辆在停车、行驶及高温天气下的汽油蒸发排放控制提出了严格要求,同时要求车辆安装ORVR油气在线回收装置,增加了对加油过程的油气控制。国六排放标准引入了严格的美国车载诊断系统(OBD)控制要求,全面提升了对车辆排放状态的实时监控能力,能够及时发现车辆排放故障,保证车辆得到及时和有效的维修。此外,国六排放标准还增加了实际道路行驶排放,要求汽车既要在试验室测试达标,还要在市区、郊区和高速公路上,在车辆正常行驶状态下利用便携式排放测试设备进行尾气测试,结果也要达到标准规定要求,避免类似“大众排放门”的排放作弊行为。

  车的平均限值。如果考虑到测试程序的不同等,可以说国六标准是目前世界上最严格的排放标准之一。”

  ♦ 或将打乱车企原有部署

  对车企而言,每一次排放升级都如同“扒层皮”。“催化器贵金属的含量需要大幅提高,才能满足国六排放要求。除此之外,其他相关零部件成本体现在发动机的重新升级,增加高压或低压EGR、多孔喷油器,选用更好的火花塞及更大的碳罐、碳罐电磁阀等。如果通过改良或替换以上相关零部件,使整车排放达到国六标准,单车成本增幅还相对较小,但若再增加汽油机颗粒捕集器,会使单车成本大幅增加。”有相关企业负责人表示。

  此外,在制定国六排放标准实施时间表时,便有专家学者认为准备期不够充裕,而部分地区将提前实施新政,更使企业的处境雪上加霜。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原理事长付于武表示:“汽车节能环保技术升级,需要准备周期。节能环保政策应当有节奏地推动发动机产业升级。相比国五轻型汽车,国六轻型汽车技术难度非常大,对发动机行业挑战非常严峻。一些城市希望汽车更节能更环保,但应当慎重,不能脱离实际。如果冒进,不仅收不到应有的效果,而且会适得其反。”他认为,“双积分”政策的实施,已经让一些发动机企业感到非常困难,提前实施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会打乱发动机企业的部署。

  “国五升级国六排放,在技术上没有太多瓶颈。”长城汽车发动机研发中心一位工程师表示,“技术领域的难题已经基本解决,但这并不代表产品能够上市销售,量产工程标定、实验数据论证等环节都需要大量时间。”该工程师说。

  2013年初,由于北京市实施京五排放标准,导致大量在售车型被迫退出北京市场,尤其是大量自主品牌产品,因为准备不足受到较为严重的影响。在北京市实施京五标准之初,北京市环保局公布的达标汽车目录中仅有1313款车型,与实施前在售车型3000款以上相去甚远。当时,长城、吉利、奇瑞、华晨、比亚迪等自主品牌均没有符合京五排放标准的产品,因此一度造成在市场上无车可卖的窘境。

  此外,国六排放阶段的油品标准还没有公布,2020年不具备国六排放标准实施的油品供应条件。有分析指出,燃油质量的好坏会对尾气后处理控制装置产生直接影响,提高燃油品质会使整车降低污染物排放,比仅实施汽车排放新标准能够更快改善尾气质量。改善空气质量是一项系统工程,仅靠限制机动车尾气排放只能起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责任编辑:洪燕辉]    

扫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